How to conduct an interview?——a brief and unfinished conclusion

Posted on 2020-11-07  80 Views


作为一个学新闻的同学,避不开的肯定是各种正式or非正式的采访。前几天因为参加电影相关主题的大创项目,跟队友一起去做了一些小的访谈。感觉都快毕业了,采访技能还是没有什么进步,焦虑的一批,所以来做一个不专业的总结,其实就是自问自答。

首先总结一些我发现的问题:

1、提问的时候没有一个结构,即使预先写了采访提纲也是这样。

2、经常会融入被访谈者的叙述故事里面,忽略掉了原本的节奏和主题。

3、很难进行深入的挖掘,对于信息的即时处理和深入提问不够。

4、不能对不同的人采取不一样的提问方式,或者说,学生气比较浓。

5、一些基本的要素经常被忽略。

6、有时候会问太多了,不会筛选问题,有时候一两个小时下来挺打扰采访对象的。

可能的解决方式

1、首先,在采访开始就应该询问一些基本的要素,被采访者的姓名(称呼方式)是不可以忘掉的(然而我今天就忘掉了,感觉贼不专业的样子……)

2、提问之前预先向采访对象介绍一下提纲的组成部分和结构思路,一来是让对方心里有个底,也是让自己能够更好地掌握进程和节奏。

3、如果要沿着采访对象所述的方向继续提问,要思考这个问题对于你的目标来说是否有意义。如果是新闻特稿,可能需要大量的细节,那么你是可以接着问的;如果是目的性比较强的,新闻采访、项目调研等,那么需要做出取舍。

4、信息的及时处理能力,一方面需要前期做好大量准备,另一方面也要提高反应能力。

5、对不同的人进行采访,一方面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和同一性,这样不仅是独立思考的保证,也是他人对你产生信任感的基本;另一方面也要适当地有一些改变和适应,基本的可塑性还是要有的。

(天哪我说的也太又大又空了)举个栗子,周末去地坛采访摔跤的大爷,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两个points,一个是看比赛时我旁边的大叔跟我谈起场上他的朋友的无伤大雅的小八卦,但当时我不太能接受这种拉近距离的梗,就只是随口附和了一下。事实上,我感觉他也有一定的表达欲的,只是这里我表现的让他觉得我们不是一类人吧,接下来的交流基本也就是停留在比赛技术的讲解上,我还有点遗憾的,当时怎么没有问问他是哪儿的人,怎么开始学这个的这些一系列问题来着。用语言和交流拉近距离,这是无论我多么投入地去看比赛、录视频都不能做到的。不要以社会研究的眼光去看,要真正地跟人交流,这个时候你是有求知欲的,别人是有表达欲的,这样才能够说拉近距离。

另外一个point是在访谈的最后,教练随口提起说一起去吃午饭得了。我们其实是想去的,但也特别不好意思。我当时真的有点尴尬。事实上,还是应该利落一点说明白去还是不去,别人的态度都这么大方豪爽了,太端着架子也不太行。

我其实很羡慕那种能够很轻松跟陌生人交流起来的人。比如爸爸每次坐出租车都能跟司机聊一点本地消息,又比如肥鱼这种自然交谈无压力还能带动气氛的。我可能要么是太礼貌把别人吓到了,又或者是“假豪爽”连自己都觉得不真实。随和友善是一种很宝贵的能力和品质。

然后,不要拿“社恐”、“缺乏经验”作为挡箭牌了!给自己找借口其实不利于解决问题的。(不要让我下次在听到又在讲“啊~抱歉,我看下提纲先”、“emmm好的,咦?我问到哪儿了?对不起啊有点不专业”……)

6、要学会礼貌的打断

也是举个例子,采访摔跤大爷的时候,有一名访谈者是体育教师,当时谈了很多他认为的策略,比如增强体育锻炼啦,鼓励退役运动员进校园啦,支持他们先上岗再考教师资格证啦。当时我其实很想反驳说我们的体育课都太套路化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但当时没有好意思打断他慷慨激昂的演说。其实用不同的意见来打断是蛮好的,体现了一种交流的欲望和平等的姿态。有点悔之晚矣啦。

结尾

为了写这篇小总结,去搜集了一些资料,本来是想找找有没有“干货”来着,发现实在不多,都是老生常谈的为主。也许采访还是更偏实践的,就像上面的总结,我也经常需要配合事例才能表达清楚。然后我去找了更加生动的事例。初中的时候读柴静的《看见》,查资料的时候就看到了她的博客。将近10年前的记录,现在读来还很是生动。征地、拆迁、教育、婚姻和家庭这些事以及相关的人在她的叙述中缓缓流淌,在获得新鲜的生活感知之外又多了一层对于20世纪前十年的一种探查和认知,让人不禁思考“我们从何处来”的宏大命题。((#`O′)喂,不是说好是来找采访经验的嘛)

我其实对跟别人打交道还是比较有兴趣的,感觉看到了更大更广阔的世界,体验到了各种不同的人生。社会意义来说,这种观察和记录,也有助于揭示一定的真实。(假大空.jpg)大一大二的时候,对于找别人做采访还是抱着一种感激的态度,那个时候很宏大地想,采访应该让别人也有所得,并不仅仅是从别人那儿获得信息,作为一个陌生人和倾听者,你也可以给出自己的意见以供参考。现在觉得这种想法美则美矣,就是过于理想化了。我当然希望“四海之内皆兄弟”,但也能理解大家的防备和质疑。这是一个跟人打交道的活计,这让它也是一个复杂的但也有魅力的职业。道阻且长,且思且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