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慈航”和第一次客串剧组

Posted on 2021-06-25  279 Views


如题,算是一点人物分析,客串剧组真的好累,但也好有趣啊。

不知在哪里看来的这个词语,一直心心念念地喜欢着。我向来喜爱“慈”这个字,也是莫名地喜欢。

最近在小剧组客串,“本色出演”当代大学生,演的角色是一个家庭背景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长处,为人也不是特别自信,相反有点讨好型人格的学生,选的道路也是最为稳妥的工作保研,自己也并不知道出路安在,但心中却还有一些对理想生活的向往。

说实话,我可能现实生活中并不是这样的。当时老师讲戏的时候,叮嘱我说要“怀着同情心”去演。我觉得这句话很关键,但在实践中仍然不知道如何操作。明天要迎来重头戏的部分了,说实话还是有点没底的。

这两天晚上都比较放纵自己一点。昨晚一点从明法走出来,花了一个小时慢慢地逛了一遍校园。到处都是毕业季的氛围。一来想到自己也很快要毕业的,好不容易大三的时候觉得找到点方向,结果很快就要说再见了,感到难过;其二,觉得大一的一些理想主义,虽然很不现实,但确实是很珍贵的东西,优秀的人很多,但赤子之心难得。大学以来也一直在结合实践做自我批判,有时候就主动摒弃了一些天真而不合时宜的东西,但似乎也丢掉了很多珍贵的理想主义色彩。为什么世间好物通常如此,只有在失去后才感觉到珍贵呢。在时间的洪流中,又有多少怀揣着赤子之心的孩子磨灭了这一抹亮光呢。

理想主义这种东西,可能只要一点点就行了。我一度这样安慰自己。

今晚刷了好久的youtube,从前两天看的甄嬛传片段到各种名人八卦,再到旅游博主,接近12点的时候又来听甄嬛传的那首初听觉得奇妙,而后越想越抓耳的片尾曲《凤凰于飞》。七八年前的、三四年前的、不同歌手演唱的、民乐的、钢琴的各种版本。最为触动的还是刘欢在19年我是歌手比赛的现场版。刚开始听的时候觉得怎么感觉气息不稳,一些节奏也没有很对上,看评论才发现当时歌唱家有些抱恙,再者,也是为了纪念故去的朋友和合作歌手。这时刚好播放到高潮,突然觉得比起气息和缓、隐忍克制的版本多了些爆发力和冲击力。无力而由高处骤然下落的尾音、不刻意的颤音,以及略显赶拍子的音符,都仿佛恰到好处。想来歌声原不只依靠技巧,真挚的感情才更能打动人心。

又看了些刘欢老师的访谈,谈到他的创作经历。说他并对个人经历和体验并不那么敏感,是更“形而上”的创作。颇有些同感,自己仿佛也更容易被一些宏大的概念打动。“终极关怀”、“经国济民”,“悲剧色彩”,这些我的triger words,都不是那么接地气的词语。想起前几天戏里面有一个场景需要表现出悲伤。一开始我尝试想自己的悲伤往事,以及代入主人公的情景思考,都不太满意,直到我将主人公的经历上升为一种当代大学生,甚至是人的普遍困境,甚至是生命本身悲剧色彩的层面,我才感觉有点鼻子酸酸了。

又去听了一下老三国的配乐。《历史的天空》是我很喜欢的,相比起来片头曲却没有特别的preference。前者更有一种沧桑过后回首往事的厚重和云淡风轻,而前者词是大气的,但我觉得演唱的时候还是太激昂,或者太官方了。更如《卧龙吟》,我也偏爱最后的女声唱段。“天道常变异,成败在人谋”好像一下子说尽了前面的知己之恩、忧国之情、桑田之寄等等。这份厚重、理解、包容、不偏激,或许就是所谓的“慈”吧。

还是回到明天的戏上面来。你想,就算你平日不是这样的人,那么身边总是有这样的例子的,你想想,你能够有一些爱好,一些思考,很大程度上都是源于你有家庭后盾、经济支持和教育机会。你有时不是还在感叹,说自己虽然喜欢学术,但大学前两年没有接触到感兴趣的学术方向和正确的学术引导,所以现在能力还是一般般吗。你要认清楚自己能力,或者广义上说,个人能力的局限性,才能真的体会在没有这种指引的情况下,只能随波逐流的无奈的不甘。这不是剧中角色个人的体验,而是相当一部分没有机会的,和你一样的人的真实心境。理解、同情、不仅是进入角色的需要,也是理解很多于她有着相同心境的人的需要,更是“慈”的要求。

(我们现在时常吐槽累,但实际上真的是有很多机会。没有这些机会,或者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叫资源,可能生活贫苦,更难过的是,可能浑浑噩噩,心无所寄。后者可能更为可怕,前者还有明确的目标可以追寻,而心如浮萍地度过这么长的人生,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惜福才会有福,这样一想,我们还当真是有福的。)

一直想去香山慈幼院看看,“幼幼及人之幼,生生如己之生”,实在是一片慈心。在搜索引擎上搜这个词语,看到元诗人孙不二一首《绣薄眉 鸣鹤馀音卷之六》——
“劝人悟。
修行脱免三涂苦。
明放着跳出门户,谭马丘刘,孙王郝太古。
法海慈航,寰中普度。”

好一个“法海慈航,寰中普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