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小记

Posted on 2021-08-02  298 Views


前几天跟着爸妈回了趟老家,久没怎么出过门了,出去转转总是有点新的想法,就随意敲点文字。也算是follow一下之前每年一篇游记的习惯。

流水账

一共回去六天,三天在奶奶家,两天在姑姑家和外婆家,一天在长沙姐姐家。前三天主要的印象就是陪兔兔和虎虎上山下河,其他事情因为语言不通加上不认识人,所以也是插不上嘴的。在姑姑家看了两天电视,在长沙出门玩了大半天。

天天在外面疯玩的原因是想着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算是一种锻炼了。加上陪陪孩子们也是好的,自己玩得也很开心。大自然的魔力无需过多赘述,光是河边的鹅卵石都能让人浮想联翩,要是我是个艺术家,我就天天去河滩上找灵感。

关于亲情

首先就是发现跟孩子们玩游戏很开心,没有那种压抑的感觉。不过也发现只是带孩子们玩也不行,要“授人以渔”,教会他们发展自己的兴趣,找到自己找到快乐的方式。

还有一点就是去长沙姐姐家的时候,觉得这两年她变化还挺大的,更加成熟了的感觉。毕竟也是俩孩子的妈妈了,确实是有一份责任在的,让我有了几分肃然起敬。有一幕画面我印象还满深刻的,她问我研究生去哪读的时候我就是嘟嘟囔囔的,一方面是觉得自己是成绩卷不过别人才选择出国念书,另一方面也觉得实在是前路未卜,自己心里都没底气,就显得唯唯诺诺的,这样实在是令我感到自我鄙夷。确实跟年纪比自己大的人交往一下是有好处的,跟同学讲的话大家都理解,也不能互相帮什么,但反倒是看到别人更艰难的却还这么有勇气,更能让人自我反思从而拨云见雾。

这样一下想到在车上跟爸爸的聊天,虽然每次都是差不多的内容,讲到他刚从学校毕业的时候也是很艰难,但正是那段艰难时期让他精进了技术。开车困了为了提神,找了一些旋律激昂的歌曲听,一下子播放到“爱拼才会赢”的另一首同调异词的歌,我觉得很神奇,搜了一下,发现叫“我是潮州人”,歌词也是很励志的那种,“从未怨过命,一生都打拼”,虽然放到现在的语境下多少有点过于激烈,毕竟,“命运”、“打拼”这些字词,真是很少在我的字典里出现过。但这种距离感却让人产生一种今昔对比,“打拼”和“躺平”,两代人之间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不同呢。

或许可以简单地归结为物质条件好了以后,人们更倾向于安逸和稳定了,但也可以说,是因为阶层的固化,“奋斗”变成了“被割韭菜”、“替资本家卖命”的代名词,因此大家选择“隐匿的反抗”。究竟是什么原因呢?这些都不是我说出来的话,所以我无从判断真假和主次。前几天看到一个有意思的公众号,里面有篇文章作者说他特别讨厌“割韭菜”的说法,刚看到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

虽然我对于这种复杂的社会心态一时说不好,但是也觉得自己的态度需要改变一下。正视自己需要寻找出路这回事情,别人问起来的时候就大大方方地讲。by the way,把微信的签名从用了蛮久的flat lux换成了王阳明的《泛海》:“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长沙这座城

讲点儿轻松的,在长沙玩了大半天,讲讲我的“长沙印象”。说实话,我对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不太好。交通灯乱糟糟,明明前面只能转弯,却弄了一个类似直行红灯的圆灯,这样一来右转的车辆也不知道能不能转了,按道理右转又是可以直接走的。其次是人,本来想去岳麓书院看看的,刚开始只是说不卖票,问了半天说是因为限流了,后来说可以网上买,磨了半天想买学生票和妹妹的未成年人票,又要看身份证和学生证(这都是显而易见的,明摆着磨人呢),最后我们两方都烦了也没进去。得了得了,打个出租车从南门回东门停车场,司机也不愿意聊天,我在大骂长沙景区管理,司机也爱理不理。老爸一问,原来是湖北人。停车的时候差点被一辆小三轮别到,司机摇下车窗和三轮师傅对骂半天,我赶紧溜了。晚上在湘江边吃饭,味道还行就是价格太贵,吃饭的时候老有人来推销水果啊鲜花啊,影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