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从中来

Posted on 2022-08-24  567 Views


半夜被台风吵醒,其实风雨声不大,但是最近被巨大的不确定性折腾,所以睡不安稳。月初考过了磨人的语言考试,换unconditional offer现在还没下来,但是deadline只有两天了;还有不到一个月开学,甚至连签证都没开始办,租房子也毫无头绪。杂七杂八的一想更“undingable”了,于是爬起来玩手机。

忧从中来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jpg

后知后觉地想起朋友们的各种境遇。叶老狗(又一诨名熹贵妃)应该是昨天出发去公务员军训了,没记住时间的我甚至没能在群里跟她说个一路顺风;老美前几天飞到荷兰,因为银行卡在境外使用不了还让我帮忙给中行客服打电话;羊羊、鹿鹿和梦丹应该准备开学,约好的暑假无论如何见一面终究也没见成;老鹌一个月前就回了学校租房子准备法考;大遥老师开始了三年的大学辅导员生涯;娜娜应该已经入职家乡的公务员了;实习群小伙伴有各地旅游的,有忙着找工作的,有准备开学的,群里不像当时上班摸鱼一样热闹了;还有已经工作的left,或者是一样在焦虑run的朋友,以及继续考研的朔姐,etc. 只好感叹各人有各人的路,但是这个时候的艰难又是共通的。

前段时间听家里人吐槽立秋了还这么热,发觉竟然夏天已经过了。莫名的开始怀念北京的秋天,没有夏天那样毒辣的阳光,就像一个高气压的台风天,大气沉降,凉意渐起,气候干燥,空气爽朗得像孩童清脆明亮的笑声(什么魔鬼通感啊)。这时候跟好友同学一起三五成群地走出校门,而且要从北边的小北门走,经过长长的一条被粗壮的槐树荫蔽住的安静的小路,去颐和园、圆明园甚至是更远的凤凰山。(对,就是去年十月初的国庆节假期,跟老鹿、娜娜和梦丹去了凤凰山,看到了很有特色的雄浑山脉,以及据说是很有名的寺庙。)想想就已经在偷笑了。

可是昨日种种已经回不去了。即使回去了也未必那么美好。之前跟风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情节都没太大印象,但开头一句话还记得:“橘黄色的落日余晖给一切都带上一丝怀旧的温情,哪怕是断头台。”

所以,让我们把一切忧虑交给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