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a New Journey

Posted on 2022-09-24  245 Views


飞机上折腾一个多小时,总算找到打开座位小射灯的方法,暖黄的光打下来的一瞬间,成就感油然而生。旁边坐着一位韩国阿姨,语言不通;礼貌的空乘人员好几次经过座位旁边,但我憋了好久也没有问出一句“Excuse me, could you tell me how to turn on this light?”离开了母语环境,多少变得胆怯不敢开口了。

在香港机场办登机手续,人生地不熟,加上头回乘坐国际航班,很想跟前后排队的人询问一下流程,以及核酸要求等诸如此类的东西。但粤语排练了老半天,甚至已经想好了几种不同的花式问法,但也是踟蹰半天不了了之。叶公好龙,说的就是我吧。

不确定性是一种危险的东西,当你没有真正面对它的时候只觉得新奇,万千世界无奇不有,但当未知的图景真正在眼前展开,恐怕很难不感到惶恐和紧张。

出发前的一晚,老爸临时起意请一帮好友吃饭,一时兴起觥筹交错喝到大醉,等我发挥拿驾照刚三个月的车技“夜奔”回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预约香港“来港易”折腾一阵到三点,但我还基本上完全没有开始收拾行李!为了赶上第二天7:30的汽车去珠海过关,只好熬一个通宵跟大包小包打交道。天亮的时候头晕眼花,抵触情绪达到顶峰,连跟老爸扯皮的心思都没有,在心里头生自己的闷气为什么要这么好一通折腾。

但也许是人品守恒定律生效了,接下来的行程都格外顺利,我像被给了个巴掌后吃到甜枣的孩子一样享受这段旅程。

坐车去珠海,途径美丽的虎门大桥,以及珠海海滨一路的风景,还在车上认得一个热心大叔;深圳疫情形势严峻,不得已抛弃深圳湾第一次走港珠澳大桥,海关人员倒是亲切热情;坐巴士去香港口岸,路上攀谈又认得了两个同行学生,一路互相照应;到了香港在口岸等巴士,疫情期间过关人少,巴士线路取消好多,等一个多小时汗流浃背的时候被一位本地人小姐姐发现了窘迫,主动带我一起坐车,闲聊中聊到两岸关系,她说有些年轻人对大陆太抵触,“我们香港人都很鄙视他们的”一句话听得我心潮澎湃。

在香港短暂停留的两天让我觉得要喜欢上这座城市了。最直观的一点在于疫情防控很人性化,当我因为忘了把疫苗记录上传港康码而在饭店扫出红码时,老板也表示理解并且让我打包带回去,仅此而已。另外城市非常国际化,街头巷尾都能看见各种肤色、服装、语言的人。住在尖沙咀的一间青旅,老板娘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菲律宾阿姨,却讲得一口流利粤语,还能无缝切换英语,听得我目瞪口呆。

特别欣赏城市里独特的“人情味”。在青旅认识了三位朋友,是在东南亚做生意/学习的中国人,不同的是我要出国,而他们正好回国,很巧地都选择了青旅同住。我拿了外卖回来在公共区域吃,正好遇上他们在喝啤酒,盛情难却就一起加入,于是“新马泰”旅行团加上我,以及后来的两个“意大利”(一位在罗马拿了宗教学博士的香港本地人,和一位在意大利学习生活过的酷姐姐)一起聊的不亦乐乎。我觉得不在国内有一个好处就在于,只要你是中国人,同胞们就会很真诚温暖地对待你。(当然这也只是简单的个人经验)


香港难民.jpg(谨慎点开,请勿保存,我很害羞的:))

令人欣喜的萍水相逢让我觉得我其实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朋友们不同经历和观点的碰撞总让人感到大受启发。聊天的时候讲到自己对未来生活的恐惧,一位朋友很认真地开导我说,只有当你对未来要经历的事情有所了解的时候,你才会感到恐惧,这正好说明你已经做了充分的了解了。我顿时有种醍醐灌顶,被点出了uncertainty的关键的感觉。(所以信教的人讲起道理来都这么一套一套的吗?)


以上是在十几个小时的跨国航班上写的,写到一半就睡觉去了。现在成功抵达London并且短暂落下脚来,来补充完我的非典型留学生悲惨经历。

由于还没有租到房子就火急火燎飞过来,导致下午五点多出了机场以后在异国的街头吹着冷风怀疑人生。还好在飞机上遇到一个苦难姐妹一起最后找了青旅住,反而奇迹般地遇上了健谈的出租车司机以及有趣的青旅舍友。开口讲英语觉得烫嘴,三脚猫的听力水平也首次遇上巨大考验,但这反而是我到达以后讲英语讲的最多的一天了(后面一直依赖于中国室友/中餐馆和中国超市,感觉纯讲中文也能在这边活下来)。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第一天听到了两个不同的人跟我说了同一句话“life is (too) short”,大意是想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气氛一下子就不卷了,大概是这边的本地文化和人生哲学吧。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疯狂找房子。从青旅搬了出来,找到一个中国姐姐能够提供几天的短租,过上了在客厅打地铺的别样生活。一聊才知道这个姐姐也是人大的本科生,他乡遇故知,倍感亲切。时而跟苦难姐妹去住几天airbnb,时而重返地铺生活,我居然觉得还不错。airbnb在离市区十多公里的小镇上,风景特别好,从地铁站出来一条主干道旁边都是水果店和小超市,以及很漂亮的带小花园和各种闪亮灯带的两三层小楼,晚上一亮灯直接进入圣诞夜氛围。如果不是这样的难民生活,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来这样的地方&看到这样的景色,反而心生感激。



暂居小窝的窗外风景.jpg

现在还在经历巨大的culture shock。闲下来的时候会难过地觉得在这边没有亲朋好友很难留下来,看国内又感觉好多状况自己改变不了。不过也许能够过好自己的小生活就是一件很伟大的事了。

初高中的时候总是在想人生的意义,想的虚无缥缈的。这几年逐渐看到多样化的人生选择,才觉得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更实在了点。见到有规划在这边留下来的同学,也有在国内工作了几年选择再来读研并且不追求所谓名校title的同学,也有大学毕业就创业的同班同学,或者是希望钻研学术有热情的朋友。感觉自己兴趣多多,更多时候还是依赖于参考周围人的选择,包括读这个研究生也一样。俩字,“跟风”。Anyway,既来之,则安之。也是要好好想想自己跑一趟到底想收获什么了。

想起之前去上雅思课,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的好老师Leo很亲切地笑着说“so this is the end of our journey”,我觉得journey这个词真是用的好,给人一种对未知的新鲜感和充满力量感的探索欲。“人生是一个journey”,我想这个时候应该说“this is another new journey in my life”,请放开胸怀好好享受它吧。